帝都妈妈现身说法,借道“体育爬藤”,提前3年实现“双减”目标

2022-02-18 591

帝都妈妈现身说法,借道“体育爬藤”,提前3年实现“双减”目标

这届冬奥会实在太火了!


从谷爱凌到苏翊鸣,我们看到了00后最好的状态。在惊叹他们的优秀和父母的培养之余,最关心的是他们背后小众的冰雪运动,滑雪、冰球、冰壶......

早在1月7日,距离冬奥会还有50天,一部《冰上时刻》的纪录片走进了大众视野,电影展示了三个家庭的冰球培养,下面是片中的主角之一曲瑞晨妈妈现身说法。


与很多家长一样,曲妈妈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思考如何培养孩子兴趣爱好,从小瑞晨2岁那年把轮滑鞋当玩具沿着床边走,让她发现了孩子对冰上运动的喜爱,坚持陪伴,从4岁开始密集训练,而这一练,就是8年。

经历这么多年,曲妈妈坦言,学习冰球非常辛苦,只有30%的孩子能够坚持下来,也考虑尝试其他的爱好,甚至考虑过能否通过专业训练让孩子借此爬藤,但最后都转变了。


他们在兴趣培养中走过哪些弯路?训练过程中孩子想放弃怎么办?冰球训练,是天赋还是努力更为重要?密集训练PK学业压力要如何平衡?孩子那么小,为什么就转变了“体育爬藤”的想法?......


12岁8年球龄

他说“喜欢滑得快时,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”决定拍摄《冰上时刻》那年,导演刘汉祥初为人父。对于未知教育,他和所有的新手爸爸一样充满了惶恐。

“假如我女儿也迷上一个项目,我该如何支持她?如果她也要出国,离开我们,我会不会一样陷入纠结和焦虑之中……”

这些问题正是他希望通过这部纪录片展现出来,也正是曲瑞晨一家心路历程。


曲瑞晨喜欢的是速度,是“滑得特别快时,风从耳边吹过的声音”。


曲妈妈认为,在发展孩子兴趣的路上,顺应孩子天性是最为重要的,“‘推’是最无力的,孩子自己往前走才是最有力。”

在影片当中,8岁的曲瑞晨问妈妈“你8岁辛苦,还是我8岁辛苦?”妈妈回答“你辛苦”。确实,从4岁开始,每周7天,每天3个小时训练,周末更有密集训练,有时“累哭了,躺在冰上,说不出话来”。

在曲妈妈看来运动员的这种境界是高度的“定”和“静”,高度专注,在冰球场高速运动中,运动员往往要在1、2秒内做出判断,就是靠这份专注力,这需要通过大量的训练去“悟”的。


家里20多个大大小小的奖杯是对曲瑞晨8年来辛苦的最佳奖励,“把奖杯举起来的那刻,是我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”也慢慢地体会到冰球带来的更多东西,如,成长。


“体育题材”影片

“我们穷尽一生,也在寻找我们的正确答案”影片里,曲瑞晨有一个由世界知名球队队旗缝制而成的大毯子。“火焰队、鲨鱼队、魔鬼队,这个波士顿棕熊队得过7次世界杯”,他笑着说有一天他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“斯坦利杯”上,坚定地认为自己未来一定要去打北美职业联赛(NHL)。


“孩子理想是单纯的,因为面对理想时,他很难去判断追求梦想,自己和家人需要付出的代价。”李汉祥觉得这样一部看似“体育题材”的影片,骨子里还是关于教育本真问题的探索,“教育本身就没有一个固定的方法。”△曲瑞晨在俄罗斯哈巴罗夫斯克冰球学校接受短期集训

片中,瑞晨的妈妈是全力支持孩子追逐梦想的,为此她带孩子去俄罗斯、去瑞典,最终决定送孩子去美国读书,“在美国有更多比赛可以打,也更容易融入氛围。”但这个决定遭到爸爸的质疑。

“就一个孩子,这么小就送出去,每天担心他,那我们活个啥?”这也说出了很多家长的心声。“打冰球我不反对,但是这条路太辛苦了,你在球场上倒下来,爸妈是什么心情?”

作为一项高强度的团体竞技运动,确实,冰球场上受伤是常有的事。成年以后的冰球运动员,会将全脸防护栏换成半脸,以此作为“勇敢”的象征,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将遭到更直接的伤害,“很多冰球运动员都是没有门牙的,但他们以此为荣。”更别说冰球场上是可以“打架”的。


孩子还不成熟,家长就一定要患得患失吗?曲瑞晨妈妈的答案是很坚定的。然而,面对要远赴他乡,和家人相隔两地,8岁曲瑞晨的内心开始“动摇”。

在抉择的过程中,孩子开始思考家庭的意义、离别的代价。父母要学习如何和孩子同频,同进共退,“这个过程可能伴随着焦虑和怀疑,却是当下家长必须面对的一种处境。”

毕竟,教育没有一个固定公式。父母是孩子成长路上的引路人,但在家庭教育的长路中,他们同样要经历成长的一课。

正如影片中,曲瑞晨妈妈所说,“我们穷尽一生,正在寻找正确答案。”


提前3年实现“双减”

“这8年来,我们的四季都是冬天”其实孩子刚上小学的前两年,曲妈妈也被教育或多或少内卷,无形中成了海淀妈,十分焦虑。


原因是瑞晨非常好动,学习不专注、跟不上,她尝试了各种专注力训练包括砍掉冰球时间、生活计划的时间表满到15分钟为单位,但收效甚微。

后来所有专注力培训机构其实都是建议孩子从事一项体育运动,很多培训内容就是肢体运动、平衡。那时候她开始反思,为了让孩子跟上班级进度,把孩子不喜欢的各种文化课辅导班全报了,却把孩子最喜欢的冰球给减了,这已经背离了她对教育目的认知。

正逢2020年,疫情打乱了曲瑞晨出国留学的步伐,妈妈果断地让孩子转学到北京少有的“冰雪强校”北京市私立汇佳学校。

让孩子有充分的时间做好冰球训练,又能同时兼顾学业,她在一次采访中曾说到,“今天大家都在说‘双减’,其实我们提前3年就实现‘双减’目标了。”


结语

体育本身就是教育,孩子心灵的成长永远比奖杯更重要。“每一次成功或失败,都要信任孩子,无条件地付出、专注与坚持,在这个过程中,胜利与奖杯水到渠成,成功与失败更是并蒂而生,是对孩子生命最美好的馈赠。”